第 119 章(1 / 8)

那个如同冷硬雕塑一般的人终于侧过身来,诸伏景光的视线紧随着他而动,却只看见了他脸上覆盖了半张脸的黑色面具。

诸伏景光感觉那阵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带着审视,又像是单纯地将目光放在他身上,却让他即刻升起了一种被看穿的毛骨悚然的感觉。

危险,极度危险。

作为曾经的卧底,拥有敏锐感知的诸伏景光甚至在被注视的那一瞬间后退一步。

他最终控制住了身体下意识地反应,却也紧绷着一时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动作,只能等待着对方说些什么。

“过来。”那个高大的身影又转了回去,开口依旧是粗粝的嗓音和与先前的信息交流中一般无二的简短命令式语句。

即便这个空间内在灯光不休的照耀下该是每一处都有明亮至极,但诸伏景光还是下意识地感觉那个人所站立的地方要更加黑暗。

在那一句命令之下,诸伏景光突然升起了一个念头,也许在走过去后,打开这个潘多拉魔盒,自己很有可能就要彻底与[蝙蝠]、或者这个称呼所代表的什么势力绑定在一起了。

他或许真的就没办法再回头了。

[蝙蝠]依旧站在那里,没有因为他此刻的犹豫产生任何变化,如同一个足够耐心,等待着自己猎物做出选择的猎手。

而猎物本身、他其实一直都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对吧?诸伏景光深吸一口气,余光往依旧运转着的那些监控画面上瞟了一眼,又想到了那个藏在韦恩庄园深处的少年,坚定不移地走了过去。

无论将要面对的是什么,都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他不会后悔。

他没有退路,也不准备退。

……

被念叨了一下的杰森此时刚操控着少年体在韦恩庄园享受了一顿阿尔弗雷德特供晚餐。

毕竟是其他人都外出了,布鲁斯和诸伏景光都换了副面貌面对面谈个话,而迪克和提姆去找那个小孩了。

他前一段时间忙了好一阵,终于将周边的势力理了一遍,差不多全部归到了自己帮派的名下,将这个一手拉起的帮派扩张到了一个可以说令某些人会心惊胆战的程度。

不过作为首领的红头罩完全没有闲下来,他要有能够在里世界牵制黑衣组织的势力,但扩张完毕只是第一步。

接下来的管理才是最重要的,他得管理那些随着势力扩张而增长的手下人数,把一些无可救药的人送下地狱或者塞到迪克那边关进监狱,然后再为剩下的人指定新的规则,令他们信服遵守。

鉴于杰森和其他那些帮派的首领不同,他不是一个人渣,有着自己的底线和坚持,因此在构建他的秩序上花了很大功夫。

到今天才差不多算是初见其效。

努力不是白费,接下来一段时间重点就在维系上了,要比前段时间轻松很多,也能腾出手来去做其他事了,比如给这段时间,以及未来一段时间毫无疑问都会一直两头忙的脚不沾地迪

克分担一点。

虽然少年体的饱腹感没办法传达到成年体上,但杰森还是一边用少年体在庄园里吃完了晚餐,一边意识另一端久违地用陶德身份回到了一个安全屋中亲自下厨。

不得不说这种连吃两顿不同美食的快乐感真的挺高的。

这让杰森在收拾餐具的时候都还保持着一个好心情,他已经做好了接下来的规划,今晚是休息时间,他要把放置了好一段时间的半本书看完,再顺手写个读书笔记什么的。

计划很美好,心情很放松,这应该是一个完美的夜晚——假如没有不速之客到来的话。

杰森黑着脸拉开安全屋的门,看向那个意料之外的来客:“半夜摸到这里来打扰——如果没记错名字的话,波本?我假设我们只是不愉快地见过一面?”

而肤色偏深的金发青年脸上带着亲密的笑容,像是完全没看到杰森不好的态度,那双紫灰色的眼眸眨了眨:“很高兴您还记得我,不过留下的印象居然是不愉快,还真是令人伤心啊,陶德先生。”

杰森在心中为自己逝去的休息计划默哀了一下,周身的气势因为这点更沉了些,但接触降谷零算是他接下来一段时间为迪克那个家伙分担的工作之一,虽然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突然自己摸了过来——鉴于这点,他也只能捏着鼻子和对方交流,将计划提前,而不是果断把门摔上权当没看见有人来过。

“啧,收收你恶心的态度。”杰森语气不善地回了一句,然后皱眉,带着点厌恶地问:“梅洛让你来的?他又想干什么,最近帮派和你们那个组织关系可不好。”

“不,没有谁的授意,仅仅是我想要来而已。”降谷零站在房屋外,门口的灯光只照亮了他身前的一部分,身后是无边的黑暗,即便依旧在笑着,他眼眸中危险的锋锐感却越来越浓。

降谷零在这段时间在梅洛手下做事让他接触到了很多新情报,也让他愈发地感到不安。

而红头罩帮派的扩张他同样也在关注,除了组织这边的摩擦之外,还有公安那边陆续接收的相关罪犯——当这个帮派发展到了这样的程度,又似乎有着一定的底线和约束,那么它与官方的接触就会是必然,降谷零很清楚这一

最新小说: 偷听女帝心声,高冷摄政王绷不住了 七零女知青,怒嫁糙汉首富后爽翻天 叶总请放手,迟来的深情你不配 凌迟三千刀:我死后,渣男疯了 冷冰冰王爷在她坟前一夜白头 救下小奶团后,霸总以身相许 前妻又野又撩,宴少哄断了腰 兽世:我靠厨神系统养崽 嫁给侯府病秧子后,我守寡失败了 昼夜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