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1 / 10)

说起受伤这件事,这对玄丝来讲不是什么稀奇事,她甚至会感到快乐。

她这会儿看着少年少女的表情是亢奋的,剩下的那只绿眼睛灼热而明亮。

不行,不能太躁动,免得把小年轻们吓着。她平复自己打架后引起的狂热,目光镇定了下来。

“师父这伤,是找人打架弄的。”玄丝毫不在意地表示。

我知道师父去打架了,所以问对手是谁。??[”

她没想到薛九会刨根问底,有时候徒弟固执起来也是很麻烦的。从最初相处到现在,在一些他在意的问题上,几乎都是自己退让的。

“用不用先上药?”

在一旁安静了许久的乌阳出声了,玄丝的自愈力极强,奈何对手给的伤害也持久,搞点药加速愈合是可以的。

她想着徒弟以往总是说着男女有别之类的,正好现在有了小姑娘,于是搂过乌阳的腰,笑眯眯地说:“好,乌阳给我上药吧。”

“我来就好,五公主去歇息吧。”

还不等乌阳应下,这份活就被揽走了。玄丝还有些稀奇,她特意说道:“师父身上好多伤,要脱了治疗的。”

“嗯,我会处理好的。”

“你居然没有说什么男女有别了?”

“这是医治,能有什么多想的,我去为师父打水。”

听他这么说,玄丝可乐得丢了衣服就往床上躺,乌阳看到她这狂野的风格,都有点被吓着,赶紧说了声自己告退。

玄丝还是留有余地了,没有赤条条地咸鱼躺,她的脸、脖子、后背、胸腹、大腿、小腿都有伤痕,而且创面都不一样,显然是不同的招数和武器造成的。

等到薛九进来给她清理创口,她看到少年拿着匕首准备划开手腕,她一把打开刀刃。

她出手太快,虽然没有切开手腕的脉搏,却也划伤了少年的虎口,皮肤外翻,有丝丝缕缕的血缓慢渗透。

“做什么切自己。”

“我的血能让师父快速恢复。”

对哦,徒弟以前总被妖魔惦记,因为他是个大补药。但对自己也有效果么?能多有用?不确定,但她还真的有点想试试了。

“师父,你尝过我的血。不是第一次。”为了打消她的顾虑,薛九说道。

“什么?”

我什么时候吸过徒弟了,根本没有这份记忆,玄丝嚷嚷道:“别瞎说,我对你可好了,怎么会乱搞你。”

“你喝文叔叔的‘安魂醉’那次,我给你清理螯足,不小心被划伤手指。”

玄丝确实记得自己在这里醉过一次,但以前徒弟没有说过吸血这回事!

身体似乎代替玄丝记起了这回事,她喉咙收紧,好像已经尝到了对方充满滋补的血液,觉得唇齿生香。

那是甜的,鲜活的,特别美好的滋味。

一种垂涎三尺的感觉,她眼红地看着薛九虎口冒出的少许血液,对方察觉了她的目光,将

手小心地伸过来。

“师父,已经划开了,就喝下吧。”

玄丝控制着自己,“不行,把你当成什么了,薛碇泉下有知一定会怪我的。”

“不会的,以前薛碇师父也会定期取我的血。”

“……”是哦,毕竟是薛碇自己炼的徒弟。

她还当真忘记这回事,难怪薛九对于这种事很擅长,上来就想着用血养她。毕竟以前就是用血滋养的薛碇。

多么舍己为人的行为,她有一瞬间幻视了给孩子喂母乳的妈妈。

可恶,为什么薛九套上这个身份,她都不觉得违和的?反而在灯色下,发现少年的面庞柔情似水,让她忍不住想要狠狠吸一下?

要冷静,她是个贪得无厌的家伙,也没什么道德感。一旦上瘾,这可不好。

玄丝还在犹豫,养殖手册说过,不要把饲养对象当成予取予求的下位者。要发自内心地爱护,守护,如果自己找鸿渊打架,每次受了伤都来找徒弟求安慰,这不是……

还挺爽的,但这完全就是把徒弟当成了血包。

“师父,再不喝要凝固了,得罪了。”

“咦?呜——”

少年柔柔地说着,动作却是强势的,将受了伤的虎口对准了她的嘴唇,稍微用力地掐了过来。

唇瓣触碰到大拇指与食指中间的伤口,玄丝脑子一懵,自发地伸出舌尖卷去血迹。

徒弟掐着师父的嘴,看着像是以下犯上的行为,但这已经不重要了。

好喝,真的好喝,感觉像是什么甜滋滋的饮料,还伴随着不可磨灭的花香。

她知道这是什么花香了,去找鸿渊切磋时,看到对方的家中饲养了娇艳欲滴又分外华丽美艳的花。

那花的名字叫——牡丹。

玄丝坐在床上,嘴唇衔着少年的虎口,她的喉咙还在不断吞咽。她都会有一种错觉,好像自己在喝花汁。

但这伤口不大,总有结束的时候。

血液顺着喉管一路向下,身上被重创的地方真的有了恢复之势。不仅好喝,还见效快,再加上薛九现在有了修为,所以他的滋补更上一层楼。

是薛碇和她将眼前的少年培养得越来越可口。只要薛九一直修炼,他的药效就

最新小说: 烽火之铁血雄师 精灵:我真的是平民训练家 横推永生,从神象镇狱劲开始 我的赶山日常,开局遇到狐狸娶亲 我在神明游戏里当杀神 大宋宠妃陈三娘 神秘的她 坠落的天阶之遥月星河 文明之再造山河 穿进修仙界,被闺蜜监督内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