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1 / 6)

赵时宁度过了人生较为安稳的一段日子。

在等待结婚的这段日子,她无需去费尽心思去讨谁喜欢,也不用出门面对未知的危险,她只需要毫无顾忌去挥霍大把的光阴。

赵时宁有时在周围尽是蔷薇花的亭子中饮茶吃点心,逗弄逗弄愈发沉默的阿绣,偶尔听白琮月用焦尾琴弹奏几首好听的曲子,亦或者是躺在草地上看月亮缓缓升起又缓缓落下。

青丘的数百里的桃花林颜色开始褪去,漫山遍野飘起了坠落的粉色花瓣,再过些日子数百里的桃花林就成了葱茏的翠绿,结出大颗大颗的桃子。

赵时宁想到此在床榻上翻了个身,滚进了白琮月的怀中,闻着他身上淡淡的香气,扯了扯他散在肩头的长发,“小月亮,我想吃桃子。”

“还未到结果子的时节,再等几日。”

白琮月仍由她摆弄着他的头发,嗓音有些懒倦。

他自从怀孕后,总是容易疲惫。

赵时宁皮肤上还是汗涔涔的,整个像人是从水里捞出来。

她也不念洗尘咒,而是躺在他怀中,像是贴着一块冷玉,把她五脏肺腑烧着的火渐渐浇灭掉。

“不吃桃子也行,你再让我吃一次。”赵时宁立即说道。

“不行,说好了一日两次,再多的没有。”

白琮月蹙着眉,指尖在她眉心点了一下,冰凉的灵力让她紧绷的情绪舒缓不少。

“你年纪太小,心性不定,修这功法若是不加克制,日后只会比现在难受数倍。”白琮月亲了亲她的唇,温柔地安抚着她。

赵时宁为了更快的提升修为,常常会修一修合欢宗的心法,她的修为的确比从前提高得更快,可要命的是合欢心法的副作用是欲/望过剩。

修行之事本就是道阻且难,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

谢临濯压抑心性,断情绝欲,苦修数年,最后为护修真百姓以身弑魔才得以飞升成仙。

哪怕是沈芜蘅修的杀戮道,也是多年苦修,在战场上屠戮数万魔军,以亡魂为祭,生魂为引飞升成仙。但她同样也因此陷入弑杀的欲/望之中,难以自控,不顾天规戒律肆意屠戮无辜众生,被降下神罚,生生拔出了仙骨。

修合欢道,同样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前几日在赵时宁金丹期第一境突破之后,她还没有来得及狂喜,就发现自己在隐隐失控之中。

每天脑子里除了双修的事情再没有别的。

若是长久下去,只怕还未成仙,就成了情/欲的奴隶。

但赵时宁又不知如何压制,害怕一不小心走火入魔。

她能做的就是每日多缠着白琮月,很快就被他发现了她的不对劲,不许她再多碰他。

“这怎么能行,若此长久下去,走火入魔该如何……”

白琮月轻轻擦拭她脸颊的薄汗,她的脸颊也是红彤彤的,眉毛拧起,显然并不是很好受。

赵时宁也有这种担忧,

她更不愿意被情/欲所操控,成为那种完全失去理智?_[]?来[]%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无时无刻都在发/情的人形动物。

“那怎么办?我不想走火入魔。”

她苦着脸说道,可怜兮兮的样子。

可她也知道,除了克制和忍耐,她再也没有别的选择。

“不如不修这合欢道,你若是选个正道,说不定我可以帮你成仙。”白琮月忍不住劝她,他见不得她如此难受,忍不住跟着焦急。

“不行,若是不修合欢道,我这金丹期的修为就全废了,到时候修为跌到炼气期之下怎么办。”

“再说了什么叫正道,我就觉得修合欢道挺好的,我又不谋财害命,顶多图个色,比某些满嘴仁义的正道之士好很多。”

赵时宁想也不想就拒绝。

她咬了咬牙,“没事,我可以忍。就算修别的道也要吃苦头,我这点苦头也不算什么。”

白琮月叹了声气,也不再多说什么。

“若是实在难受,可以读读经文。我幼时在三生天待过一段时间,被梵天佛罚背过无数篇经文,以我的经验这本最能让人平心静气。”

他手中出现了一本经书,递给了赵时宁。

赵时宁看封面上“楞严经”三个字,就算她只认识后面两个字,却能感受到某种的庄严肃静之感。

她接过书随便翻看了几眼,书的纸张有些泛黄但依旧夹杂着浓重的檀香味,泛黄的纸张上工工整整的字迹,甚至能看到纸的另一面墨汁洇湿的痕迹。

“这是你抄的?”

赵时宁忍不住问道,这字迹实在是太过规整好看,标准的簪花小楷,扑面而来的清雅之姿。

更让她难以忽视的,是那浓郁的檀香味道,让她几乎难以呼吸。

但是她的心好像真的慢慢变得平静……

白琮月狐狸眸弯起,“不是,除了三生天的人,谁会抄这些佛经,这应该是梵天佛座下弟子的经书。”

九尾狐族几万年才得了一个独子,青丘帝妃生怕小狐狸孩提时期出什么差错,强忍着不舍将他送去了三生天。白琮月在那一待就是五百年,跟着梵天佛念了五百年经文,也没洗却那一颗滚滚红尘心。

最新小说: 精灵:我真的是平民训练家 穿进修仙界,被闺蜜监督内卷 文明之再造山河 我的赶山日常,开局遇到狐狸娶亲 烽火之铁血雄师 我在神明游戏里当杀神 横推永生,从神象镇狱劲开始 坠落的天阶之遥月星河 大宋宠妃陈三娘 神秘的她